<address id="9bx3x"></address>

            <form id="9bx3x"></form>

                  <address id="9bx3x"><nobr id="9bx3x"><th id="9bx3x"></th></nobr></address>
                  <em id="9bx3x"></em>

                    首頁 > 醫藥市場 > 醫藥財經

                    2015全球藥企TOP 10七跌三漲

                    2016-07-27 14:44 點擊:

                    核心提示:宏觀經濟是醫藥市場的首要影響因素,2015年發達國家普遍走出低谷,全球醫藥市場增速加快。根據IMS的數據,2015年全球醫藥市場規模達到10,688億美元,2011-2015年復合增長率達到6.2%。經過多年的高速發展,以新興經濟體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醫藥市場占比大幅提高,從2005到2015年的十年間新興經濟體醫藥市場份額已經從12%提升到28%。

                    行業大背景

                    斷崖式下滑在所難免

                    宏觀經濟是醫藥市場的首要影響因素,2015年發達國家普遍走出低谷,全球醫藥市場增速加快。根據IMS的數據,2015年全球醫藥市場規模達到10,688億美元,2011-2015年復合增長率達到6.2%。經過多年的高速發展,以新興經濟體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醫藥市場占比大幅提高,從2005到2015年的十年間新興經濟體醫藥市場份額已經從12%提升到28%。

                    吉利德、Biogen和Celgene等創新型制藥企業銷售收入增長迅猛,而一些傳統的跨國巨頭則不得不面對其核心產品專利到期帶來的斷崖式銷量下滑。就2015年而言,備受關注的專利到期品種包括來得時、安律凡、克帕松和Neulasta等。

                    考慮到生物技術產品和多肽類藥物具有較高的技術門檻,因此以安律凡為代表的小分子化藥無疑面臨更嚴峻的仿制藥競爭考驗。大冢和BMS共同負責銷售的安律凡2015年銷售額從62億美元驟降到36億美元,其中僅大冢就損失了17億美元。

                    為了保持市場規模、提升效率、降低開支,制藥企業都想盡了各種辦法,其中最多的就是交易和裁員。

                    大并購意愿依然強烈

                    2015年最重磅的交易無疑是輝瑞合并艾爾建。輝瑞一直以來就是處方藥領域的標桿企業,艾爾建則通過近幾年的多次并購使其處方藥市場規模上升到全球第12位,兩家企業的合并無疑將建立一個巨無霸級別的企業,其處方藥市場規模會將主要競爭者諾華和羅氏遠遠甩在身后。此外,輝瑞還希望通過收購讓新公司的注冊地轉移到艾爾建所在的愛爾蘭,實現稅收倒置。然而,恰恰是避稅問題導致2016年4月美國政府出臺新政策,使該合并胎死腹中。

                    不過除此之外,還有合計超過1600億美元的多項生物醫藥領域大型并購。其中,仿制藥領域的領導企業梯瓦繼2014年收購全球第三大仿制藥企業邁蘭后,又于2015年花費超過400億美元收購了艾爾建的仿制藥業務。如果從總體收入而不是僅僅看處方藥單元,梯瓦無疑已經高居全球制藥企業十強。

                    抱著“金娃娃”的艾伯維2015年也完成了針對Pharmacyclics公司超過200億美元的并購。修美樂銷售額占艾伯維收入近2/3的現狀,使得艾伯維必須利用修美樂的巨額獲益豐富其利潤來源,Pharmacyclics手中的白血病藥物Imbruvica無疑是艾伯維最主要的目標。

                    雖然收購艾爾建沒有成功,但2015年輝瑞依然通過收購Hospira豐富其產品線。在中國已有多年業務的Hospira是國際頂級無菌注射劑生產企業,輝瑞的收購估計是希望擴大其在高端仿制藥的市場機會。

                    2014年以來的跨國巨頭核心業務單元的輾轉騰挪,到2015年依然在繼續。絕大多數企業都認同:多元化將越來越難,只能在優勢領域做大做強才能更好地贏在未來。2015年最大的一項優化置換來源于賽諾菲和勃林格殷格翰(BI),所涉及的分別是原BI的消費者保健和原賽諾菲的動物保健,合同金額達到124億美元。

                    大裁員趨勢延續

                    為了降低人力資源的成本、提升效率以及優化整合并購重組企業架構,制藥巨頭在2015年延續了近幾年大裁員的趨勢。

                    裁員目標數量最高的是強生,該公司預計將針對醫療器械單元裁員3000人左右,占其員工總數的5%。作為強生最重要的業務單元之一,近年來醫療器械的發展速度遠不如處方藥,這也是強生大規模裁員的主要原因。

                    另一巨頭默沙東也有大裁員的計劃,2015年該公司計劃裁員2500人。而在2011-2015年,該公司合計裁員計劃達到3.6萬人以應對其日益嚴峻的業績表現。

                    本不該列入名單的Biogen也在2015年啟動了一項針對830名員工的裁員計劃,雖然數量不及大巨頭,但考慮到該公司員工總數僅有數千人,因而裁員力度也算是相當大了。Biogen給出的裁員理由是業務轉型。

                    當然我們也看到,與眾多老牌企業大裁員不同,以吉利德為代表的新貴正在招兵買馬,尤其對一些研發和技術崗位,人員的需求依然強烈。

                    2015年,跨國企業延續了在中國的裁員??紤]到不少企業依然投入巨資在中國擴展研發業務,故更多的裁員聚焦在營銷業務,BMS、GSK、諾華以及諾和諾德等都準備或已經啟動了針對中國區銷售和管理人員的裁員。中國區的裁員更多是營銷模式的調整,這意味著未來跨國企業對醫藥代表的數量需求將降低。有部分外企醫藥代表已經嘗試轉行,更多的則試圖進入內資醫藥企業。

                    跨國藥企五十強門檻降低

                    雖然行業總體保持增長態勢,但受重磅炸彈品種專利到期導致的斷崖式下降的影響,全球處方藥市場增長較為乏力。參考美國制藥經理人雜志(PharmExec)剛剛公布的2015財年全球處方藥企業前50名排名和各大企業的2015年年報,2015年50強企業的門檻是21.31億美元,略低于2013和2014年度。

                    與2014年相比,2015年TOP 10企業保持不變,輝瑞、諾華、羅氏、默沙東、賽諾菲、吉利德、強生、GSK、阿斯利康和艾伯維依然位居前十,不過位次有所變化。輝瑞因為跌幅小反超了諾華。

                    與此同時,TOP 10處方藥企業7跌3漲的結果讓人失望,雖然吉利德的大幅增長彌補了其余幾家企業業績下降的影響。制藥經理人采用的是折算美元后排名,考慮到2015年歐元、瑞郎都出現了較大幅度貶值,如考慮恒定匯率,羅氏和賽諾菲實際為小幅增長。

                    跨國藥企TOP10全球表現

                    NO.1

                    輝瑞

                    跌幅較小,未來地位穩固

                    2015年輝瑞反超諾華重歸全球處方藥企業首位。不過如前所述,這一變化并非輝瑞增長,而是輝瑞的跌幅弱于諾華。2015年,輝瑞全球處方藥收入為431.1億元,同比降低3.1%。

                    核心品種樂瑞卡和恩利銷售下滑是導致銷量萎縮的主要原因,考慮到樂瑞卡在美國的核心專利要到2018年到期,而恩利短期內也還不會受到生物類似藥的激烈競爭,兩個品種未來幾年市場還不會快速走低。但另一方面,輝瑞近幾年失去專利的幾大品種依然持續快速下降,立普妥下降了10%,斯沃(利奈唑胺)下降了35%,西樂葆降低了近七成。

                    與此同時,輝瑞的肺炎疫苗沛兒13則增勢喜人,該藥2015年全球銷售額達到59.4億美元,同比增長40%。在腫瘤治療領域,輝瑞以前的重磅品種僅有索坦,不過2015年新獲批了在乳腺癌領域的突破性進展藥物Ibrance(Palbociclib)。Ibrance針對赫賽汀無效的HER2陰性乳腺癌,上市僅10個月該藥就取得了7.5億美元的銷售數據。

                    [趨勢] 考慮到2016年輝瑞無核心品種專利到期,而Ibrance預計將快速增長,加之合并Hospira帶來的數十億美元的銷售增量,輝瑞的領導地位將較為穩固。

                    NO.2

                    諾華

                    痛失王座,寄望大并購?

                    諾華被輝瑞從坐了兩年的王座上拉了下來,專利品種的到期使得其連續兩年銷售額降低,2015年處方藥銷售額降至424.7億美元,同比降低9.7%。除非完成巨額并購,否則諾華未來多年都難以反超輝瑞。

                    諾華多年前一度有望并購羅氏,但目前羅氏高速發展的趨勢讓諾華望塵莫及,并購羅氏已不大可能。不過有消息稱,諾華希望套現其在羅氏的股份用于新的并購。

                    諾華的心血管產品代文及復代文是“失血”最大的品種,2015年銷售額23.5億美元,比2014年減少14.2億美元。另一個諾華的重要品種諾適得(雷珠單抗)受到了Eylea(阿柏西普)的嚴峻挑戰,2015年銷售額降低16%。

                    [趨勢] 諾華最大的擔憂無疑是其最重要的品種格列衛從2016年2月起就將面臨仿制藥的考驗,該藥盡管2015年有超過46億美元的銷售表現,但隨著低價仿制藥的沖擊,銷售額必將大幅降低。

                    未來幾年,諾華最值得信賴的品種是Gilenya(芬戈莫德),該藥2015年又增長了12%,全年銷售額達到27億美元;但考慮到多發性硬化癥的市場規模,未來增長的空間有限。Cosentyx(Secukinumab)是新獲批的全球首個IL-17單抗,該藥對于銀屑病的效果要優于TNF-a類藥物,該藥被認為年銷售額有望達到數十億美元,盡管2015年該藥銷售額僅有2億美元。

                    NO.3

                    羅氏

                    保持第三,有望問鼎NO.1

                    羅氏保持了第三的位置,并縮小了與諾華的差距。

                    從制藥經理人的報告來看,羅氏罕見地出現了負增長,2015年全年銷售額為387.7億美元,同比降低3.3%。羅氏的負增長最主要源于瑞郎的大幅貶值,以瑞郎為貨幣結算單位的羅氏影響非常嚴重,如果按恒定貨幣計算,羅氏則有5%的增長。

                    羅氏的三大核心品種美羅華、赫賽汀和安維汀,都依然保持超過5%的增速。此外,除了與諾華聯合銷售的諾適得(降低16%)外,其他重要品種都保持增長。Perjeta(帕妥珠單抗)這一有望替代赫賽汀的新一代HER2藥物,在上市后保持高速增長,2015年該藥年銷售額超過14億美元,同比增長45%。Xolair(奧馬珠單抗)是新獲批的針對蕁麻疹和哮喘的IgE單抗,該藥2015年銷售額近13億美元,同比增長25%。2013年獲批的全球首個針對腫瘤的抗體偶聯物Kadcyla在2015年的銷售額達7.7億美元,同比增長超過50%。

                    [趨勢] 考慮到羅氏近幾年獲批了一系列潛在重磅品種,羅氏有望成為全球最大的處方藥制藥企業。

                    NO.4~5

                    默沙東、賽諾菲

                    均受累重磅藥專利到期

                    默沙東和賽諾菲依然位居4、5位,默沙東跌幅3.7%,賽諾菲則略微增長2.6%。

                    就默沙東而言,其聯合銷售的類克銷量18億美元,大幅降低24%,此外其最暢銷的藥物捷諾維和Zetia都出現了小幅度下降。為了彌補收入的損失,默沙東也通過并購豐富了產品線,其中就包括并購獲得抗生素領先企業Cubist,從而獲得重磅炸彈品種Cubicin(達托霉素)。對于未來,默沙東最期待的無疑是明星品種PD-1類藥物Keytruda,該藥被認為有望達到50億美元的銷售額。

                    賽諾菲2015年處方藥市場為352.4億美元,如果按恒定匯率計算增速則高達9.7%。賽諾菲最重要的品種來得時2015年銷售額為70.9億美元,同比下降10.8%,如果排除歐元貶值的因素,實際增長了0.7%。專利到期的波立維2015年銷售額21.4億美元,同比下降4%。

                    NO.6~7

                    吉利德、強生、GSK、阿斯利康、艾伯維

                    新貴崛起 VS 傳統老牌

                    位居第6~10的企業包括吉利德、強生、GSK、阿斯利康和艾伯維。吉利德無疑是目前制藥企業的新貴,在2014年增長127%的基礎上,吉利德2015年又增長了32%,排位躍居第6位。丙肝復方制劑Harvoni在2015年實現了超過500%的增速,年銷售額達到138.6億美元,銷量僅次于修美樂,同期其單方制劑Sovaldi也實現了52.8億美元的銷售額。

                    第七的強生較去年下降一位,2015年處方藥銷售額298.6億美元,同比降低2.8%,連續多年在處方藥市場的增長在2015年出現了停滯。最暢銷的藥物類克已經開始受到生物類似藥的影響出現了小幅下跌,抗腫瘤藥物萬珂的專利到期也對強生的業績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不過,強生的新品還是非常具有競爭力,包括長效抗TNF-a單抗Simponi(戈利木單抗)、新一代口服糖尿病用藥Invokana(卡格列凈)和TKI類藥物依魯替尼,預計2016年這些品種將有望提升強生的排名。

                    GSK除了疫苗領域其余市場表現一般,2015年銷售額下降到270.5億美元,同比下降10%,其中舒利迭的專利到期影響最為嚴重,2015年舒利迭銷售額為56.3億美元,同比下降兩成。

                    位居第9的阿斯利康依然面臨主要品種份額降低的問題,其最暢銷的4個品種可定、信必可都保、耐信和思瑞康都延續了銷量降低趨勢,阿斯利康非常期待新獲批的降糖藥物Forxiga(達格列凈)和全球首個獲批的抗T790M突變EGFR-KTI藥物Tagrisso能扭轉阿斯利康多年負增長的頹勢。

                    位居第十的是從雅培拆分出的艾伯維。修美樂2015年實現了140.1億美元的銷售額繼續保持榜首地位。此外,其復方丙肝藥物Viekira Pak也實現了超過16億美元的銷售額,考慮到主要競品Harvoni的銷售業績,Viekira Pak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挑戰者

                    安進、梯瓦、艾爾建

                    未來幾年沖擊TOP 10

                    除了以上企業,還有一些有望在近幾年沖擊TOP 10的制藥企業。

                    安進2015年增長8.3%,處方藥年銷售額已經達到209.4億美元,安進未來的期望主要依靠內分泌用藥Sensipar(西那卡塞)和骨質疏松用藥Xgeva(Denosumab)。

                    此外,仿制藥領導企業梯瓦和致力于并購的艾爾建也同樣擁有機會,不過這兩家企業除了各自的克帕松和肉毒桿菌外,均無其他處方藥領導品種。

                    Tags:全球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7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无吗V,高清女同学巨大乳在线,2021最新国产精品网站

                          <address id="9bx3x"></address>

                              <form id="9bx3x"></form>

                                    <address id="9bx3x"><nobr id="9bx3x"><th id="9bx3x"></th></nobr></address>
                                    <em id="9bx3x"></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