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bx3x"></address>

            <form id="9bx3x"></form>

                  <address id="9bx3x"><nobr id="9bx3x"><th id="9bx3x"></th></nobr></address>
                  <em id="9bx3x"></em>

                    首頁 > 醫藥職場 > 職場生涯

                    中國頂尖醫生自白:我們就是奴隸

                    2014-10-22 17:12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作者:周鳳婷 康路凱 點擊:

                    核心提示:中國最頂級的肺移植專家陳靜瑜說,作為中國的醫生,他“真的很害怕”,感覺自己“既是病人的奴隸,也是各種體制的奴隸”。

                    中國最頂級的肺移植專家陳靜瑜說,作為中國的醫生,他“真的很害怕”,感覺自己“既是病人的奴隸,也是各種體制的奴隸”。

                    在中國醫療行業沖突不斷的背景下,記者采訪了在各自領域做出突出貢獻的頂尖醫生,在記者看來,頂尖醫生的標準,不僅在于他們醫術的高明:一個頂尖醫生能堅持做到這樣的位置,獲得這樣的能力,不僅需要技術的錘煉,更需要其對這個行業,對這個專業的認知,以及對其中出現的種種問題的理解。頂尖醫生是一個社會、一個行業通過一定的機制共同培養塑造出來的,他們個人也必然克服了行業的種種客觀問題,專業技術的種種壁壘,對醫療這個攸關人的死生問題的行業,有著更為本質的思考。我們希望以此,折射出中國醫療行業的危機和機會,困難和可能性。

                    正如北京腫瘤醫院院長季加孚反復提到的,在中國醫患關系緊張的節點,要解決問題的前提是,我們一定要思考“什么才是好的醫療?”

                    季加孚 什么才是好的醫療

                     

                    北京腫瘤醫院院長季加孚

                    下午3點,北京腫瘤醫院特需門診室,滿滿當當都是人。季加孚進來了,診室隨之騷動起來,他瞬間就被二三十號病人和家屬包圍了。

                    每周的掛號名額只有10個,但是面對等待加號的病人,只要時間允許,季加孚總是很大方——“加、加、加,全部加!”很多病人從外地過來,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只是為了讓他看一看片子,聽他的幾句意見。在這個大約20平方米的診室里,病人最緊張的時刻就是季加孚皺著眉頭看片子,他突然間的沉默,或者拿起病歷發出“嘖”的一聲,都會讓他們的心顫抖一下。

                    “他就像是我的老天爺。”接受過治療的患者群英這樣形容季加孚。手術做完以后,群英才知道自己患的是晚期胃癌。剛開始化療的兩個月,她總怕自己會突然死掉。一天晚上,突然出現嚴重的腹瀉,她越想越害怕,忍不住給季加孚發了短信。凌晨兩點,季加孚回復她:“放心,你不會死掉的,我們這么多人在看著你呢。”后來,害怕的時候群英就會翻看季加孚的短信。“看他的那些話,能給自己信心。”

                    季加孚的態度常常是積極樂觀的,但是,治病要花錢,而癌癥治療,有可能是個無底洞。如果季加孚非常謹慎地說,“可以手術,但風險很大”,那么癌癥基本上就是晚期,手術也無法保證能徹底清掃。如果出現術后并發癥,治,就是持續地花錢;不治,就是等死。在錢和命之間,季加孚無法替病人抉擇。他說,“如果為了治病,使這家人傾家蕩產,合適么?好的醫療,是病人能夠承受的醫療。”

                    季加孚記得,在美國讀書的時候,老師經常問,如果這是你的父母,你怎么做決定?現在,他也拿這個問題問年輕大夫。

                    季加孚的學生大李,已經是科室的副主任。2012年他剛來的時候,胃腸外科只有季加孚一個固定大夫。那時候,醫院附近沒有那么多賓館,外地來的病人對北京不熟悉,季加孚就讓科里的年輕大夫開著車拉著經濟情況不好的家屬找便宜的旅館。大李說,“那些都是素不相識的人。”

                    全世界每10名胃癌病人中,有5名來自中國。中國每年大約新增46萬胃癌患者,同時,有30萬人因胃癌而死去,這意味著,平均每2分鐘,就有一人死于胃癌。季加孚積極參加健康教育活動,每次他都會特別強調篩查:50歲以上的人或者高危群人,每3到5年做一次胃鏡和腸鏡,保證在這期間發現的胃癌和大腸癌不會太晚。他說,“癌癥是分期的,一期病人的治愈率在90%以上,但到了四期,治愈率就會下降到10%以下。”

                    現在很多病人都會通過互聯網,獲取和自己病情有關的信息。但是有很多人斷章取義,一知半解。季加孚認為,在醫院,不需要討論發病機理,需要告訴病人的,是得了什么并處于什么期、好不好治,讓他們明白患者的權利和義務。而這,需要建立醫生的權威性。“權威性的基礎,就是要讓患者信任你。”對此,他打比方說,“坐飛機,你關心是哪家航空公司、準不準時,這很正常,可是你沒必要和飛行員討論飛機怎么飛上天的、有幾個發動機。 ”

                    十年前,季加孚是個有爭議的人。那時他還是一名普通的腫瘤醫生,想在全國推廣標準的胃癌根治術D2,教那些已經有十幾年、二十年經驗的外科大夫如何做一臺標準的胃癌手術。但那時候沒人理他。十年后,標準胃癌根治術已經是醫療界的共識,中國進展期胃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提高了10個百分點,沒有人再質疑D2對進展期胃癌患者的療效了。

                    季加孚不愿意多談自己,“沒意義。每個人的成長歷程都不一樣,有困難自己解決,我從來不和別人說。”

                    季加孚沒有“工作之余”。平常上班,周末開會。他說,我的職業病,就是整天想著工作,不想其他事情。他的額頭,天生有一道很深的皺紋,像二郎神的第三只眼。群英說,那是因為他老在思考,皺眉頭,“琢磨出來的”。

                    “奴隸”陳靜瑜

                     

                    江蘇省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

                    第一次見面,陳靜瑜說他的工作就像是一名傳教士;最后一次見面,陳靜瑜說他的工作就像是一個奴隸。

                    中國唯一一家開設獨立的肺移植??频尼t院,不在北京,不在上海,而在名頭并不十分響亮的無錫市人民醫院。陳靜瑜作為這家醫院的副院長,是肺移植團隊的帶頭人。從2002年首次主刀開展肺移植手術,到現在十多年來,他和他的團隊累計完成了超過300例肺移植。今年一年,無錫市人民醫院的肺移植手術完成數量預計將達到100例,在世界范圍內排名前五。

                    對于很多外科醫生來說,操持手術刀首先是一門手藝。這其中既含有“一技在手,吃喝不愁”的樸素生存觀,也多少混合著情感的寄托。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外科醫生對陳靜瑜而言就不僅是職業,而且是宗教。

                    陳靜瑜從小就有對“手藝”的迷戀,這首先源自他的做紡織女工的母親,和做鉗工的父親。憑著一套開模具的技術,陳靜瑜的父親在70年代就干起了“周末工程師”的活計。那時候,蘇南的鄉鎮企業已經開始蓬勃,很多工廠要造產品卻沒技術,陳靜瑜的父親和他在模具廠的同事組成一個團隊,到了周末就下鄉去“打野雞”——幫助這些工廠制造模具,設計產品,作為第二職業補貼家用。從小學的時候開始,陳靜瑜先是到父親的工廠去玩,看父親拿著各種工具干活,長大一些就跟著加入了“打野雞”的隊伍,有時幫著繪繪圖紙,或者算一算三角函數,直到上大學以后都是如此。無論是銼刀、鑿子、扳手,還是沖床、銑床、刨床,陳靜瑜至今說起來仍然毫不陌生。

                    但是,那時候陳靜瑜夢想著的卻是另一種手藝。他愛篆刻,愛畫畫,曾經一心想當藝術家。高考填報醫學院的志愿,也并非陳靜瑜自己的想法,而是僅憑舅媽的一句“當醫生挺好的”,因為舅媽自己是醫生,也是家里唯一的文化人。

                    命運的陰差陽錯并不一定是壞事,陳靜瑜很難想象,多年以后,外科醫生這門手藝會帶給他和繪畫、篆刻相同的滿足感。

                    在蘇州醫學院,陳靜瑜的成績并不是班里最好的,因為他不太愛讀書,只愛動手。所以大學畢業后他選擇直接工作,完全沒有考慮繼續讀研究生。

                    當年他被分配到無錫市肺結核病醫院,這在同行看來沒有什么前途。但陳靜瑜等到了醫院籌建胸外科,跟著外聘的專家一點一點學,專家主刀做手術,術前、術后管理則由他負責,做起了名副其實的24小時住院醫師,終于成為無錫本地小有名氣的胸外科醫生。

                    2002年,陳靜瑜39歲,從加拿大學習歸來的他,成功為一名“肺氣腫、毀損肺、嚴重呼吸衰竭”的患者實施了異體單肺移植手術。

                    陳靜瑜“傳教”,首先要傳的是他的學生。傳授技術之外,他更看重的是學生的闖勁。在他看來,跟著師傅學,即使學得再好,都只是外科醫生的第一重境界。通過看書或者聽別人講解,自己回去動手做好,是第二重境界。而外科醫生的最高境界,則是既沒有老師教,也沒有同行說,更沒有書本寫,自己完完全全把一臺“全新的”手術做成功。

                    學生之外,陳靜瑜“傳教”的重點對象是病人和家屬。他的工作方式是在做任何肺移植手術之前,都要把病人和家屬一起叫來談話,并且人來得越多越好。他還會強烈推薦病人自己去病房里,找肺移植術后的患者聊天,看看他們的實際情況。病人但凡有一絲一毫的猶豫,陳靜瑜就選擇不做。因為中國的患者,不到迫不得已不會選擇肺移植,很多甚至已經瀕臨死亡,陳靜瑜的手術總是關乎生死。

                    陳靜瑜和病人溝通的功夫,在業內是出了名的。但他之所以在這上面下如此大的力氣,很大一部分原因卻是“害怕”。 做一臺肺移植手術,至少需要30萬——50萬人民幣,并且目前大部分省市并沒有把肺移植列入醫保,相當多的病人是傾家蕩產、砸鍋賣鐵來救命的。手術成功,當然皆大歡喜;如果手術不成功,往往人財兩空,醫生瞬間就變成了“謀財害命的劊子手”。

                    但嚴格意義上講,任何一臺手術都是有風險的。更何況肺臟作為全身最大的免疫和開放器官之一,與其他器官移植相比,肺移植的術前準備和術后管理的難度都更大,因此術后的病死率也更高。

                    顯然,無論是什么樣的理由,家屬都很難接受親人手術失敗的結果。但現實的情況往往更糟,有的家屬會在手術失敗以后,不斷發信息斥責陳靜瑜,“冷血”“殘酷”,同時夾雜著威脅,“你當心一點,不會放過你”。

                    陳靜瑜覺得委屈,覺得憤怒,因為他自認為手術本身“很完美”,并且術前告知也做得很充分,只是病人本身的身體狀況實在太差。但委屈和憤怒之外,面對這樣的指責和威脅,陳靜瑜什么都做不了,他更覺得無助。

                    “真的是很害怕。因為在中國做一個醫生,不能像國外的醫生。外國的病人把醫生作為上帝,因為病人和醫生之間沒有經濟利益,病人花的錢是醫保出的,醫生就全心全意為病人服務,他的宗旨就是這樣。但是我現在做不到。”

                    每每遇到這樣的情況,陳靜瑜都感覺自己是一個奴隸,既是病人的奴隸,也是各種體制的奴隸。

                    奴隸的反面不是主人,而是自由人。陳靜瑜羨慕國外的醫生可以自由執業,甚至邊旅行邊工作,付出和回報相匹配。在他看來,把醫生全部禁錮在公立醫院,對醫生和病人都不是好事。

                    “假如現在民營醫院有一個好的平臺,我肯定第一個會走,會離開公立醫院。”同時擔任全國人大代表的他,今年的提案就是呼吁全面開放醫院對社會資金的準入。“最好是人民醫院邊上,有一家外資的醫院,相互之間競爭,這樣的話對病人真正有利,醫生也能得到尊重。”他說,“我希望有更多的外資醫院進來,把國外對待病人的理念也帶進來。”

                    有時候,做完手術已經是凌晨一兩點鐘,雖然是筋疲力盡,但只要手術成功,陳靜瑜的滿足感就會大大壓過疲憊感。就像是剛剛結束一場戰役,甚至是好幾場——因為他可能一天要進行好幾臺手術。

                    Tags:頂尖醫生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7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无吗V,高清女同学巨大乳在线,2021最新国产精品网站

                          <address id="9bx3x"></address>

                              <form id="9bx3x"></form>

                                    <address id="9bx3x"><nobr id="9bx3x"><th id="9bx3x"></th></nobr></address>
                                    <em id="9bx3x"></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