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bx3x"></address>

            <form id="9bx3x"></form>

                  <address id="9bx3x"><nobr id="9bx3x"><th id="9bx3x"></th></nobr></address>
                  <em id="9bx3x"></em>

                    首頁 > 醫藥市場 > 藥品價格

                    藥價如何回歸正常軌道

                    2011-12-23 13:49 來源:中國青年報 我要評論 (0) 點擊:

                    核心提示:近日,一個名為“降藥價”的網站突然火了。在其上,14041種藥品的底兒被揭了出來,其中包括名稱、生產企業、供貨價和零售價。和人們的猜測一樣,藥價虛高得厲害。暴利從幾倍到幾十倍不等。該網站負責人衛柏興說,這些藥品價格只是企業的招商價,還不是出廠價。

                    近日,一個名為“降藥價”的網站突然火了。在其上,14041種藥品的底兒被揭了出來,其中包括名稱、生產企業、供貨價和零售價。和人們的猜測一樣,藥價虛高得厲害。暴利從幾倍到幾十倍不等。該網站負責人衛柏興說,這些藥品價格只是企業的招商價,還不是出廠價。“一般企業還會有10%左右利潤,實際出廠的成本價還要低。”

                    此事再次刺激了人們的神經,引發了新一輪對醫藥產業鏈的思考。然而,這種事何時才能有盡頭?幾乎10年以前,這種循環就開始上演了:媒體曝光了某種藥品定價的貓兒膩,通常是一個利潤驚人的極端例子,此后輿論一片嘩然,公眾情緒被撩撥起來,喊打喊殺,進而各路“神仙”現身說法,挖根子,找出路,一通熱鬧,最后卻不了了之,等待下一次“火山噴發”。如此10年過去,藥價依然虛高。

                    現在,大家已然清楚,藥廠在充分競爭下所得利潤并非離譜。它作為生產者,產業鏈的始端,卻在定價上沒有太多博弈能力。這跟中國醫藥產業長期的“弱質”狀態關系很大數千家企業能夠創新的極少,絕大多數都在仿制,你能我也能,同質化非常嚴重,以致只能拼營銷、低價。如同衛柏興揭示的那樣,一些藥廠的利潤僅在10%左右,算不上高。

                    以前有觀點認為,藥價虛高發生在流通領域,是賣藥的“黑了心”。因此,很多政策的制定也是指向此領域??墒?,隨著越來越多的內幕曝光,人們發現,這可能又打錯了板子。這一點可以從非處方藥的路徑上找到些許證明。同時,關乎生命的藥品,非處方藥從藥廠到藥店再到消費者手中,價格基本符合“市場規律”,并沒有一飛沖天。事實上,各種怪事多出現在處方藥那里。

                    處方藥有什么不同?處方藥只能由醫院的醫生開具。它的特殊性就在于,使用藥的患者對于藥品沒有決定權,而是將這種權利委托、過渡給了醫生,由醫生替自己作出選擇。如此,醫生毫無疑問成了最核心的力量。到底用什么藥,用哪家的藥,他(她)才是說了算的人。于是,醫藥領域就出現了不同于別的領域的景象:藥廠(生產者)不圍著患者(消費者)轉,而是百般取悅醫生,回扣、美酒加上甜言蜜語。這也是為什么醫藥代表會產生和存在的原因。

                    許多評論認為,如果不是以藥養醫的制度,如果醫療行為能有制衡,藥價也不會如當前這么夸張。衛柏興就指出了藥品進醫院的漫長公關:“到醫院里,院長、副院長、藥劑科主任、主治醫師甚至護士長都需要打點,這將占到最終藥價的50%。招標公司還將占一些。”這自然大大推高了藥品的零售價格,加重了患者的就醫負擔。不合理的制度使得道德風險醫生可能利用藥品選擇權傷害患者的利益,變成了現實災難。

                    需要說明的是,整個鏈條走下來,受損的不僅僅是最終埋單的患者,還有最上游的制藥行業。由于藥廠憑著營銷就能生存,這一方面使得創新沒有足夠的動力,小日子過著就好;另一方面也使得創新缺乏應有的實力,畢竟營銷帶來的利潤很微薄,根本無法投入到動輒幾十億的新藥研發中去。故而,在中國,昂貴的醫療費用并沒有滋養出一個強大的醫藥產業。

                    對于此種情況,政府也采取了許多措施,但收效并不理想。

                    這幾年,國家發改委藥品降價令少說也發了20多次。聽到老百姓對哪里不滿,發改委就把文件發到哪里。問題是,市場經濟早已變得復雜萬端,受著各種利益主體的牽絆、攪動,想僅憑著一紙文件解決如此糾結的矛盾,顯然不現實。“降價死”現象哪個藥出現在降價名單上,哪個藥就從市場上消失正是最有力的證明。

                    政府也在從體制上想辦法。本輪醫改中,基本藥物制度正是為此而設。“基本藥物”的概念是世界衛生組織1975年提出來的,指的是滿足基本醫療需求、基層能夠配備、國民能夠公平獲得的藥品,主要特征是安全、必須、有效、價廉。我國政府從1979年就開始積極參與世衛組織基本藥物行動計劃,1982年還曾下發過《國家基本藥物目錄(西藥)》。然而,由于此后衛生事業的重心在于調動醫院創收的積極性,這個目錄幾乎從發布之日起就被束之高閣了。

                    在新醫改大討論中,人們認識到,看病貴主要貴在藥價上。新醫改啟動后,基本藥物制度重新出現在決策者的視線中,且被寄予厚望。按照規劃,國家基本藥物制度是一個系統工程,國家對基本藥物的遴選、目錄的確定、生產供應、招標采購、現代物流配送、價格管理、與醫保銜接等多環節實施管控。針對以藥養醫的藥品加價,國家甚至提出了零差價的口號,力求擠掉水分,真正降低藥品價格。

                    然而,基本藥物制度因為一方面限制了處方權的自由空間,另一方面切實地斬斷了醫院、醫生收入的重要來源受到了抵制。如果不能給醫院、醫生“補償到位”,讓其生存發展有足夠好的條件,這個制度就很難廣泛、持續地實行下去,也無法達到讓藥品價格回歸到正常軌道的目的。困難的是,補償多少、如何補償才算到位呢?還沒有人能回答。

                    形勢日漸急迫。新醫改近3年,2009版的基本藥物目錄面臨著擴容的要求,使用范圍也需要從基層醫療機構向醫院拓展,人們想知道,什么樣的安排能夠讓醫生樂意使用基本藥物,下一步公立醫院改革應該就此給出答案。

                     

                    Tags:藥品價格 醫藥產業 處方藥

                    責任編輯:露兒

                    已有0人參與

                    聯盟會員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圖片新聞
                    Chinamsr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20 Chinamsr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无吗V,高清女同学巨大乳在线,2021最新国产精品网站

                          <address id="9bx3x"></address>

                              <form id="9bx3x"></form>

                                    <address id="9bx3x"><nobr id="9bx3x"><th id="9bx3x"></th></nobr></address>
                                    <em id="9bx3x"></em>